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爬书读书 >> 解药 >> 第56章

江予夺这平静得跟闲聊没什么两样的一句话, 让程恪愣了好半天。

熬鹰?

他当然知道熬鹰,挺小的时候还看过熬鹰的纪录片,还有不少的文章,具体的细节已经记不太清了,但大致是怎么回事他还是知道的。

为了磨掉鹰的野性, 蒙住双眼,站在一根一碰就晃的绳子上, 不给吃喝,不让睡觉, 最后鹰快撑不住的时候, 主人给点儿水给块肉, 从此鹰就听话了。

程恪记得当时那个纪录片里, 主人带着鹰去猎兔子,鹰飞向天空久久盘旋,主人不断吹哨, 它也不肯回到主人胳膊上。

哪怕是被“熬”出来的鹰,也有可能在某一次打猎过程中一去不回。

他还记得自己当时脑子里全想的都是, 快飞走快飞走, 千万不要回来了……但最后那只鹰是回来了还是飞走了, 他已经不记得了。

希望飞走了吧,再也不回来了。

程恪把脑子里相关的内容都过了一遍, 也不知道这些跟江予夺有什么关系, 或者说, 他不敢去想这些会跟江予夺有什么关系。

只能沉默着等江予夺说下去。

“我爸爸, 玩过鹰,”江予夺叼着烟,手里拿着打火机,一下下打着了又灭掉,在指间翻转着,“他最喜欢跟我们说熬鹰的事,说熬鹰熬的不仅仅是鹰,也熬人,对主人也是一种挑战,人与鹰之间意志力的战斗。”

“战斗个屁,他也不吃不喝吗,”程恪皱了皱,“强迫对方战斗的战斗算个屁的战斗。”

“后来不让玩鹰了,他就没玩了,”江予夺把打火机抛起来,打火机落回他掌心的时候一下握紧了,“他说我们不是鹰,没有野性,我们是小狗而已,打几顿就乖了,没有挑战性。”

程恪猛地一下转过了头,看着江予夺。

“但他说那套规矩是有用的,”江予夺看着自己握紧的手,“黑暗,饥饿,寒冷,没有睡眠……”

“这有什么意义吗?”程恪感觉到了恐惧和愤怒。

“他说这些都不怕了,我们就什么都不怕了,”江予夺说,“没有恐惧就所向无敌。”

“放屁!”程恪提高了声音,“这些恐惧是一辈子都洗不掉的!”

“是,”江予夺转过头看着他,笑了笑,“一辈子,都活在恐惧里,我们没有谁所向无敌,我害怕,我什么都怕。”

“我能先问一句吗?”程恪皱着眉。

“嗯。”江予夺应着。

“你那什么爸爸妈妈,被枪毙了么?”程恪问。

“不知道,”江予夺说,“他们被抓住了。”

程恪松了口气,但江予夺这短短的几句话里包含着的巨大痛苦和惊恐让他没办法平静下来。

“他这样对你,你们,是为了什么?”程恪咬着牙问。

“我们每天训练,有比赛的时候就去比赛,”江予夺说,“和别的小狗,或者我们自己。”

“谁看?”程恪问。

“不知道,我看不到人,四周都是黑的。”江予夺说。

“别的孩子呢?”程恪又问。

“不知道,都分开了,我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江予夺说,“他们也不知道我在哪里,现在是谁。”

“那你……”程恪犹豫了一会儿,“是怎么到这里的?”

“坐大巴车,一辆一辆,上车下车,坐了很久。”江予夺说。

“你一个人吗?他们都被抓了,会有人管你们吧,都是小孩儿,警察也不可能不管啊。”程恪说。

提到警察两个字的时候,江予夺的手一下收紧了,指节苍白,他轻声说:“不能再害人了。”

“什么?”程恪愣了愣。

“怎么样?”江予夺看着他笑了笑。

“什么怎么样?”程恪有些紧张。

“你想知道的,我小时候的事。”江予夺说。

程恪没有说话。

“我出去一下。”江予夺说完没等他回答,就打开车门下了车,站到了车头前的人行道边上。

程恪没有跟着下去,坐在车里看着他。

江予夺没有穿外套,就那么只穿了一件T恤站在风里。

但他看上去完全放松,身上没有因为寒冷而僵硬,没有所有一般人在这种温度里会有的耸肩,缩脖子,他甚至还点了根烟。

程恪想起来自己当初在这样的风里把一个打火机都快按成神经病了也没能点着一根烟,在大风里点烟也算是江予夺的神奇技能吗?

程恪点了根烟叼着,看着同样在风里叼着烟的江予夺。

再也不会问了。

再也不会去好奇了。

江予夺的那些过去他都不想再听了。

哪怕是江予夺只用了最简单,最平静,像是说别人的故事一样的语气,他还是不能接受。

他以前跟刘天成他们混在一起的时候,也听过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法,被这帮人以轻松和平常的方式说出来,这些完全没有根据的东西,他一般听听就过了,他不关心那些藏在没有人能看到的角落里或真或假或是为吹牛逼而存在的猎奇事件。

但江予夺刚才说的那些,让他一直冷到了骨头里,车上开着暖气,他坐在这里还是能感觉到绝望。

是的,比起恐惧和愤怒,更多的是绝望。

江予夺现在已经不再身处于那个让他绝望的地方,算起来他离开那里,应该有十年了,他回到了真实的世界里,回到了可以随便睡觉,可以随意吃饭喝水的世界里。

但看到他站在风里叼着烟的样子,程恪却并没有感觉到他的轻松。

他身上的那些印记,那些经历,并没有离开,他呼吸着这个世界的空气,却不一定能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真实。

两根烟抽完,程恪打开了车门,回手从后备厢里拿了江予夺和他的外套下了车。

那边的焰火还在不断跃向夜空,一片片闪着各种形状的光芒,消失之后视界里还会有那些光亮的残影。

几个巨大的环形焰火同时在夜空中腾起,四周瞬间被照亮,身边有人发出了欢呼声。

程恪看着焰火,走到了江予夺身边。

“穿上衣服。”他哆里哆嗦地把衣服递了过去。

“我不冷……”江予夺转过脸,看到他也只穿了一件羊毛衫的时候皱了皱眉,先拿了外套帮着他穿上了。

“你不冷也穿上吧,”程恪说,“我看着冷。”

“嗯。”江予夺接过外套穿上了,还把拉链也拉到了头。

“看焰火啊,”程恪仰头看向他身后,“应该差不多结束了,这会儿都是很大的焰火了。”

“我……有点儿害怕。”江予夺说。

“害怕什么?”程恪单手扳了扳他的肩,跟他面对面站着,轻声问。

“我不应该告诉你这些,”江予夺拧着眉,“你不应该知道这些。”

“没关系,”程恪说,“我会忘掉的,我不会记得的。”

“可是我记得。”江予夺说。

程恪没有说话,盯着他的脸。

江予夺背对着光,但焰火腾空时的光芒还是能照亮他的侧脸,程恪能看到他眼角小小的亮点,还有微微颤动着的睫毛。

“说过的都会忘掉的,”程恪抬起左手搂住了江予的肩,贴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姥姥跟我说,秘密说出来,就会被风吹走了。”

“我记得。”江予夺轻轻靠着他,低头把下巴搁在他肩上,“我记得好多,我一直以为我没记得这么多。”

程恪没再说话,他不会安慰人,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在这种状态下的江予夺。

他只能在江予夺背上一下下轻拍着。

“我记得我杀了很多小动物,”江予夺说,“我们抓回来的流浪猫,还有流浪狗。”

程恪手抖了一下,继续轻拍着。

他突然明白了当初为什么江予夺为了垃圾桶里的一只小猫跟他大打出手。

“我很喜欢喵,”江予夺说,“但是我有时候也会害怕它,我什么都怕,我怕灰蒙蒙,我还怕黑……”

“你怕小精灵吗?”程恪问。

江予夺顿了顿,轻声笑了起来:“是废物小精灵吗?”

“嗯。”程恪点点头。

“不怕。”江予夺说。

“那就行了,”程恪拍拍他后脑勺,“我们去看灯。”

“好。”江予夺应着。

程恪侧过头,犹豫了一下,大概两秒,然后他在江予夺耳垂上亲了一下,再用唇咬着他的耳垂轻轻一拉。

“很Q弹。”他说。

去你妈的说的这是什么鬼?

江予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开始笑,笑得都咳嗽了。

“上车。”程恪推开他,转身往车上走。

“我发现你有时候挺傻逼的。”江予夺在他身后说。

“你,”程恪转过身指了指他,“说话注意点儿用词,信不信我现在过去跟你打一架。”

“不是我说,”江予夺走过来脱了外套往车后头胡乱一塞,坐到了驾驶座上,“就你这样少一条胳膊的,我让你四条腿都能打得过。”

“你上哪儿再凑两条?”程恪笑了起来,坐进了车里。

“陈庆的。”江予夺一本正经地说。

“对了,赶紧过去,”程恪拿出手机,“我答应了他拍灯给他看呢。”

手机上还真有XX汽车美容小陈139XXXXXXXX发过来的消息。

-大哥!灯呢!

程恪把手机伸出车窗外对着路灯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发了过去。

两秒钟之后,XX汽车美容小陈139XXXXXXXX回了一条消息过来。

-你俩到底去没去看灯!

程恪笑了笑。

-刚在路边看焰火,现在过去看灯了,等着

-焰火呢?拍了没?我在家这边只能看到一个焰火尖尖

-没拍

-你有什么用?看焰火不拍你看个屁呢

程恪没再回消息过去。

焰火他也没看全,从江予夺开始说那些事,他就感觉自己什么都没看到了。

他用余光扫了一眼正开着车往广场那边去的江予夺,看上去挺平静的,不像之前提过那些事的时候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

程恪不知道这是因为去见了心理医生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他俩现在坐在车里,看上去心情都挺不错的样子,但程恪知道,自己恐怕这一晚上都只能强颜欢笑。

在听到这些东西之后,他不知道自己能用什么样的心情去看灯。

江予夺比他强点儿,也许是因为这些事在他记忆里已经反反复复很多年,在广场附近的停车场跟另一辆同样大小的双门小车一块儿拼了个车位之后,江予夺下车的时候看上去挺兴奋的。

“这车就这点好了,好停车。”另一个双门小车的车主下来,看上去也很愉快。

“是。”江予夺点点头。

程恪看了一眼在停车位上并排横着的两辆小车,又觉得心情稍微扬起来一些,有点儿想笑。

“一会儿看完灯,叫陈庆还有我那帮小兄弟出来吃宵夜,”江予夺凑到他耳边说,“你想去吗?”

“吃什么?”程恪问。

“烧烤啊,我们凑一块儿就是吃烧烤,传统节目,从来不创新。”江予夺说。

“好。”程恪点点头。

江予夺笑了笑,往前面一大片亮光指了指:“就那儿了吧。”

“真多啊。”程恪看了看,从广场一直到四周的街道,全都是各式各样颜色不同的灯,有大有小,远远地看过去都不清是些什么,只觉得一大片灯海。

“以前来看过吗?”江予夺问。

“没,”程恪说,“我很少凑这种热闹。”

“我给你买个灯吧,”江予夺说,“你也给我买一个,我以前跟陈庆来玩过,就是这么送的。”

“你跟陈庆……”程恪啧了一声,“我要不是知道你俩的关系,肯定得以为你们是一对儿。”

“你不会是,”江予夺转过头看着他,“是……”

“放心我不至于吃陈庆的醋,你俩躺床上搂一块儿我都不会有什么想法。”程恪说。

“操|你大爷,”江予夺狠狠搓着胳膊,“你快别说这些,我怕我晚上见着陈庆想打他。”

“我不说这些你也老打他,”程恪叹了口气,“陈庆也不容易。”

广场上人很多,从离灯一两百米的地方就开始全都是人了。

程恪拿着手机对着各种灯一通拍,因为只有一只手,他也顾不上取景对焦什么的了,反正框上了就拍。

动物灯,花灯,食物灯,抽象灯……无论什么灯,跟前儿都有一堆人,相互视其他人如无物,也不介意镜头里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堆往不同方向摆着POSE的人。

“你帮我拍一张吧。”江予夺说。

“好,”程恪点点头,江予夺的这个要求让他有些意外,“在哪儿拍?”

“那个大猫灯。”江予夺说,“是不是有点儿像喵。”

“喵是灰白猫,这是个橘猫……”程恪看着他,“你对得起喵吗,养了这么久不知道它什么毛色?”

“我是说神态!”江予夺说。

程恪又看了一眼那个大橘猫灯,说实话,做得挺难看的,别说神态了,也就江予夺说了那是个猫,他才看出来那不是个熊。

“你过去吧,”程恪举起手机,橘熊跟前儿一堆人,他都不知道江予夺过去了能站在哪儿,“你……”

他正想给江予夺安排一下站位,江予夺已经走进了镜头里,站在了所有人的最前头,然后把外套拉链一拉,双手往两边一伸,腿也跟着打开,摆了个大字。

虽然这个姿势蠢到了极致,但不得不说,他这大字一摆,后面的人就都只剩了点儿边角料了。

“喵呜!”江予夺吼了一声。

程恪按下了快门,拍下了一张江予夺表情为大写O的照片。

“我看看。”江予夺快步走了过来。

程恪有些不忍心:“要不再拍一张吧。”

“没事儿,有我就行,”江予夺拿过了他的手机,“我就要那么个意……这他妈是我吗?”

“不然呢。”程恪说。

“你为什么能把我拍成一个傻逼?”江予夺瞪着他,“我以为你好歹一个艺术家,水平怎么也能比陈庆强点儿吧!”

“你他妈喵呜个屁呢!”程恪也瞪着他,“你再喵呜一个你还他妈得是个傻逼!”

“行吧,”江予夺犹豫了一下,“再来一张。”

他又转身站了过去,站在所有人的最前面,再次摆了个大字,跟前儿就是几个举着手机的人。

“这人怎么又来了啊!”一个正要拍照的大姐很不高兴地喊了一声。

“我都又来了你怎么没走啊?”江予夺看着她。

大姐斜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江予夺转过头看着程恪这边:“快!我不喵了!你直接拍!”

程恪看着镜头里的江予夺,无论是拍照的姿势还是表情,都能看得出来,江予夺长这么大,估计正经拍照不超过十张,还得算上证件照。

挺帅挺有范儿的一个人,正经拍照的时候比无意间入镜的时候要傻了能有三千多倍。

程恪按下快片,定格了江予夺的一脸傻笑。

“不是,”江予夺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我……我他妈是不是对自己长什么样子认识得不够全面?”

“你是对到底要怎么拍照认识得不够全面,”程恪说,“应该说是一无所知。”

“那你给我示范一个。”江予夺看了看四周,突然兴奋地往右一指,“我操!那就是为你准备的啊!”

“什……”程恪顺着他指的方向转过头,看清之后骂了一句,“滚!”

右边离他们十多米的地方有一个精灵造型的灯,跟那个橘熊灯一样看上去有些不知所云,但好歹从尖耳朵上看出来它想说自己是个精灵。

“快去。”江予夺推了他一把,“小精灵快去找你的小伙伴。”

“你就说你是不是找抽?”程恪看着他。

“快,”江予夺笑了起来,“我看看你是怎么拍照的。”

程恪有些无奈地拉了拉外套,捧着自己的右胳膊走了过去,站到了“小伙伴”的旁边,他看了一下四周的光源,调整了一下自己脸的朝向,凑合着选了个侧光。

江予夺举着手机:“拍了啊!一二三!”

这一二三数得程恪差点儿都没听清,脸上也没来得及有任何表情,江予夺就已经拍完了,并且冲他挥手:“帅!再来一张!”

“……你数慢点儿,你那个速度不如不数了呢。”程恪说。

“好。”江予夺点点头。

程恪看了一眼身后的“小伙伴”以及小伙伴旁边站着的几个小姑娘,往旁边错了错,打算让江予夺拍个小伙伴的侧面。

“拍了啊!不数了!”江予夺说。

程恪笑了一下。

“好了!”江予夺点点头。

程恪正要过去看看照片的时候,旁边走过来一个小姑娘:“这位帅哥。”

程恪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能合个影吗?”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问。

“……行。”程恪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这种事儿他碰得不少,以前表演完了也能碰上想合影的小姑娘。

“谢谢。”小姑娘赶紧站到了他身边,冲前面指了指,“我朋友在那儿。”

程恪往那边笑了笑,两秒钟之后,前面一个举着手机的小姑娘挥了挥手:“好啦!”

“谢谢帅哥!”小姑娘冲他笑了笑,跑到自己朋友那儿去了,俩人挤成一团地看着手机。

程恪转身走回江予夺面前,正想拿手机看的时候,发现江予夺一脸不爽地正看着那俩小姑娘。

“怎么了?”程恪问。

“你还真是一点儿警惕性都没有啊,”江予夺说,“谁要拉你拍照你就拍啊?”

“俩小姑娘,也就高中生,”程恪叹了口气,“拍个照还能把我打一顿么?”

江予夺啧了一声,把手机递给他:“我发现你拍照啊拍视频啊是真的好看,你往那儿一站,基本也就看不到别人了。”

“谢谢啊,”程恪笑了起来,“真舍得夸。”

“要不……”江予夺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那边的小姑娘,“叫她们帮咱俩也拍一张吧?”

“嗯?”程恪笑着说,“你也不要警惕性了?”

“那自拍。”江予夺很快改了主意,举起了手机,伸手搂着他肩膀往里收了收。

程恪靠到了他身上,没等看清手机里他俩都什么德性,江予夺已经按下了快门。

“三哥,”程恪简直无奈了,“我求求你了,咱能不能给点儿时间把表情整理一下啊?”

“哦,那你说拍我就拍,”江予夺又举起手机,“我没那么多事儿,还整理表情,是不是要叠好啊?”

“闭嘴!”程恪说。

江予夺没再说话,跟他一块儿往镜头那边看着。

程恪把头往江予夺那边偏了偏,江予夺看了他一眼,也往他这边偏了偏:“是这样吗?”

“嗯,”程恪应了一声,“笑。”

江予夺笑了一下,程恪的笑容刚展开,江予夺的笑容已经结束了,他忍不住吼了一声:“保持!”

江予夺愣了愣之后乐了:“操,我忘了。”

这个笑容自然而帅气,程恪迅速抬手在快门上点了一下。

总算拍出了一张正常的江予夺,他拿过江予夺的手机看了看,把这张照片发到了自己手机上。

※※※※※※※※※※※※※※※※※※※※

明天继续⊙▽⊙。

喜欢解药请大家收藏:(www.pashuds.com)解药爬书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解药最新章节 - 解药全文阅读 - 解药txt下载 - 巫哲的全部小说 - 解药 爬书读书

猜你喜欢: 蜜婚娇妻:老公,超疼的错嫁替婚总裁霸道总裁求抱抱穿越之厨神影后尖叫女王八零小军妻穿书女配:季少,请轻撩豪门邪少:老婆你就从了吧隐婚180天:豪门老公,撩上瘾暖风不及你情深不死者命不久矣[娱乐圈]亚博国际登录网站深深宠:娇妻,别惹火影后亚博国际登录网站:帝少大人,求放过七零甜妻撩夫记缘来妻到,掌心第一宠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有钱君与装穷君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沈总 总在逼氪总裁爹地惹不起白日梦我豪门亚博国际登录网站:法医娇妻别黑化亚博国际登录网站学霸天后第一宠婚:顾少,不可以!舌尖上的九零年代
完本推荐: 都市透视眼全文阅读俏王爷的追妞日常全文阅读我的章鱼分身全文阅读软饭天王全文阅读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全文阅读红豆生民国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特种兵全文阅读权路通途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武踏苍穹全文阅读最牛兵王全文阅读农女致富记全文阅读娇术全文阅读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全文阅读第七任新娘全文阅读龙组特工全文阅读独步逍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叔,你命中缺我诸天尽头箭魔最强特种兵之战狼透视医仙神魂丹帝亚博国际登录网站之绝世废少九零后天师超神道术坐忘长生一剑飞仙亚博国际登录网站1980之强国崛起亚博国际登录网站之御医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亚博国际登录网站之绝世武神剑破九天火影之忍术大师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巴顿奇幻事件录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我的冰山女总裁退后让为师来电商穿越七零年代帝神通鉴攻略极品修真聊天群修罗刀帝逍遥神医:我的霸道女总裁道家祖师

解药最新章节手机版 - 解药全文阅读手机版 - 解药txt下载手机版 - 巫哲的全部小说 - 解药 爬书读书移动版 - 爬书读书手机站